家长的“攻击者认同”思维会代际“遗传”给孩子吗?

昭德心理 16天前

憔悴的妈妈

第一次遇到小凌的妈妈,是在一次社区公益讲座之后,她来向我询问关于孩子青春期叛逆的一些问题。

满脸的黄褐斑、花白的头发以及紧皱的眉头,让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一个仅仅三十出头的人。

即使在向我求助时也紧绷着脸,好像是有人逼着她过来的一样。

《隐秘的角落》——有些妈妈怕孩子“长大”

在沟通中,她一直在不停的抱怨自己13岁的女儿如今有多么叛逆,多么的不懂事。

在我要求她举几个最近发生的真实事例时,她讲了一个让我颇感惊讶的事:10岁的儿子由于不会擦屁股,所以在学校里没法上厕所。

大部分时候,儿子大便都比较规律,基本上都是在家里解决。

但是,也难免偶尔会在学校里内急。每次内急时,儿子都会给她打电话,让她来学校接他回家。

为此,她不得不从公司请假去学校接他。

她好几次给女儿沟通,希望这种特殊情况发生时,在同一个学校的女儿,能够帮弟弟擦一下屁股。

但是,女儿却怎么都不答应。为了这个事,她跟女儿吵了很多次架,还打了她几次。

心理问题

在我们普通人的印象里,上小学的孩子除非身体上有残疾,应该都已经能够自己擦屁股了。

所以,我的第一反应是认为小凌应该是有一些残疾。

但是,在接下来的谈话中却发现,小凌是一个已经在读小学四年级的10岁的男孩,而且没有任何的身体上的残疾。

《千与千寻》剧照——生活无法自理的小男孩

经过询问我还了解到,小凌的学习成绩虽然不算拔尖,但是也不算是差生。所以,孩子在智力上也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但是,一个10岁的孩子居然还不具备擦屁股这样的日常自理能力显然也是不正常的。

虽然他没有身体上的残疾,但在心理功能上肯定是有“问题”的。

为什么妈妈的小名叫“招娣”?

小凌妈妈的小名叫招娣,成长于一个有着严重重男轻女文化的农村家庭。

排行老三的她,尽管很好的完成了她“招弟”的任务,但是直到如今也没有走出原生家庭“重男轻女”的阴影。

阴影的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她对女儿的虐待、忽视,以及对儿子近乎讨好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上。

在后来的接触中从小凌妈妈的口中我了解到,小凌的姐姐有着很多的“坏毛病”,贪吃、偷钱、爱撒谎,整日里结交一些歪门邪道的朋友,做事鬼鬼祟祟、行为猥琐,最让她感到气愤的就是屡教不改。

《安家》剧照——重男轻女的主力军很多时候是妈妈

通过她的描述,我似乎看到了一个生活在旧中国大上海,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的社会底层的孩子。

这些所谓的“坏毛病”,仅仅只是她为了活下去必备的技能罢了。

可能有人会认为“挣扎在生死线上”这种说法过于夸张,但是,从心理的体验上来讲,被母亲厌恶给一个孩子造成的恐惧,是无异于死亡所造成的恐惧的。

因为这种恐惧,招娣深深的厌恶着自己的女性身份,同样,也是造成她女儿各种“恶习”的罪魁祸首!

也就是说,她对女儿的各种近乎吹毛求疵的要求,深深的折射着她潜意识中对自己女性身份的厌恶。

攻击者认同

每个孩子生下来具备的第一本能,就是让自己活下去。

而对于人类这种“早产”的生命来讲,在成年之前找到一个靠谱的依恋对象,是活下去的必备条件。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个靠谱的依恋对象就是自己的妈妈。

但是,如果妈妈讨厌自己,作为一个孩子他们该怎么做呢?是接受妈妈不爱自己这一事实,还是认为妈妈依然爱着自己,只是自己不够好而已?

《不完美的她》剧照——讨好妈妈是孩子的天生技能

除非有其他可选择的依恋对象,不然孩子们百分之百会选择后者,或者说这根本不是一种选择,而是被父母厌弃的孩子活下来的唯一的路径。

妈妈为什么打我?是因为妈妈爱我,肯定是我哪里不够好;妈妈为什么控制我?是因为妈妈爱我,肯定是我哪里做错了;

妈妈非常厌恶我是一个女孩子,所以我也非常厌恶自己是一个女人,这样我就和妈妈一样了,妈妈爱我......

认同攻击者对自己的攻击,就需要找出一个自己身上的“问题”。

小凌妈妈自幼就练就了寻找自身“问题”的能力,等女儿出生之后她就把这种能力运用到了女儿身上。

小凌也是受害者

小凌作为家里的男孩,似乎得到了妈妈更多的“爱”,但是这种爱是不正常的。

就像是一个曾经遭受长期饥饿折磨的人,一旦有了食物之后就不停的进食一样。

小凌妈妈对小凌的爱,也是一种过度的、建立在过去心理阴影之上的爱。

这种爱的背后,是永远无法填补的自卑,是永远无法摆脱的恐惧。所以,在给予“爱”的时候,小凌妈妈很难真正体会小凌的感受。

结果就是小凌成了一个生活无法自理的“问题小孩”,甚至很多真正的身体机能有障碍的人在自理方面也要比他好的多。

“中国第一懒”杨锁——父母溺爱的牺牲品

如果没有得到恰当的干预,在以后的人生里,小凌的生活可能会比他的姐姐还要悲惨。

结语:

许多心理问题和异常的行为模式有着家族“遗传”的倾向,而“攻击者认同”是导致这种“遗传”的重要原因之一。

就像本案例中,小凌的姐姐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很有可能遭受和她一样的困境。

但是从小凌的叛逆行为上,我们看到了改变的契机。

通过积极的心理干预,希望能够阻断这种“遗传”,给这个家庭带来更多的和谐,和爱的能量流动。

-END-

策划:素琪

作者:纵兆辉

编辑:雪梨

(文中部分图片均来源网络,侵权可联系删除)

扫码下载昭德心理APP
助力你心的力量

咨询师推荐 查看更多

  • 预约
    戴雯姬 精神科医生
    咨询次数:152
    个人成长
    ¥2000/50分钟
  • 预约
    张笛 心理咨询师
    咨询次数:100
    心理健康情绪管理职场心理
    ¥400/50分钟
  • 预约
    崔秋 心理咨询师
    咨询次数:428
    恋爱婚姻情绪管理职场心理
    ¥400/50分钟

倾听者推荐 查看更多

  • 找他倾诉
    刘夏 在线
    咨询次数:397
    个人成长学生心理人际关系
    ¥15/10分钟
  • 找他倾诉
    韦风萍 在线
    咨询次数:369
    个人成长学生心理人际关系
    ¥50/10分钟
  • 找他倾诉
    叶睿欢 在线
    咨询次数:361
    ¥20/10分钟

扫码下载APP立即测试